疑心传心

满脑子B级片的我

“想谈恋爱…”
🤭“不,你不想。”

“我脱很快啦……”

“😂裤子不用脱”

大寒不寒 段子4

李天然一手捂着下身一手扯起床头柜上的大理石台灯咣地向人砸过去。

“嘿呦!”

再来一个。

“你还来劲了你?”

花瓶。

“你不要以为哥打不过你啊……”

李天然赤条条越过核桃木床架,手呈虎抓就要灭了朱局长的下身。师兄忙不迭扣住那只手腕子:“大寒!你怎么那么狠心?”

“我怎么那么狠心?你怎么那么狠心!朱潜龙你这个活畜生我该把你绑在长城下喂狗!”

“给你吃?嘿嘿,师弟还是好师弟。”

“你!你杀了师傅一家,还嫁祸给我!还让我做狗!!!”天然和小时候一样,话语一急眼睛就要往上吊。

“怎么是我杀的,不是你杀的吗?”

“你和根本!那年冬至夜里!”

“还有你啊?”

“什么?”

“还有你啊!”

“我什么?”

“是你要学开枪的啊!!!哎呦,李大寒你……你就是个大傻子!”

 ……

“……师兄,要是师傅答应让你在山庄里种鸦片……你是不是就不杀他了?”天然的声调里透露着一片茫然,手劲也松缓了下来。

朱潜龙一翘胡子得意忘形的答道:“那可不!”

“你该死!!!”

朱潜龙一脚踢在天然大腿根上直把门板撞了个坑,扑到床边摇起了侍应铃。

眼看朱潜龙从抽屉里掏出了三八大盖,门外又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李天然一咬牙一顿脚翻身跃上了天台。

 

“局长!”“局长!”

“给我搜!逮着就地先打一顿!我要活的,断手断脚都不限!傻子也要!”

 

李天然眼里飙着泪在春风里狂奔,跳下六国饭店的屋檐,又上了东西大街,接着是金鱼胡同、王府井的瓦棱子,直到看到了长安街近在咫尺他终于停下了翻江倒海的脚步。

“我不知道,我没有……”他浑身上下就披了件浴袍,贴在大腿上被吹的猎猎作响。

鼓楼大街的暮鼓敲响了浑沉的咚咚声,他擦了把鼻涕眼泪,转头向蓝青峰的下司胡同跑去。

说希望大家做自己的影迷,但是你业务水平也就那样。片子一般你还要把导演吹爆,匆匆那年和奔爱我根本没法去关注发片流程。因为无论如何演员都要和导演站一国啊……张一白史航那种业界狗逼,你就算为了上班和人家亲兄热弟我虽然理解,但是就觉得挺气的。这次演的倒是没问题,当年黄飞鸿烂到脱粉,事隔多年结果还在拌嘴上怼观众:有什么好气的?mmp…你这个小畜生……我和你永远不可能一国的。不要叫我影迷,我tm迷你就愧对那些大师!我只能做粉丝,在你还漂亮的时候!


平常看了本烂片骂骂也就过去了,要是在迷的爱豆拍了本不咋滴的片子,哇~过不去了,价值体系受到了挑战!

看看lofter就是因为黄飞鸿6月份气到脱粉,看了绣春刀1开始画张震,结果刺客聂隐娘上映,片子到还行,被粉丝气到脱粉。然后激战破风上了,彭于晏粉丝到还行,但是彭于晏这个马屁精的德行……真是,内心没矿,连根盐树枝都能沃馊了。